点掌财经薛松博客

为什么点掌财经大咖说上的视频是不完整的?

那可能是你点到他们的节目预告片了,我之前也点过,大咖说都是有免费完整版的。你进预告片后,在预告片的右下方有个红色的按钮提示你可以看完整版的,你点下红色按钮就可以了,我帮你截图了,你找下。

点掌财经的课程不能回看了是怎么回事?

不知道你那边是哪个课程不能回看,如果是刚直播结束的课程,那种是不能立马回看的,要等他们课程视频上传后才能回看;如果是实战课不能回看的话,可能是回看期限过了,或者是你的实战课课程到期要续费了。

点掌财经的老师太多,我报一个课还是报多门课好?

我感觉这个在于你的接受能力和学习时间吧,如果你接受能力强,学习时间又多,你可以多报些课程;如果时间很紧,又是刚入股市的那种,报一门就可以了。股市中涉及到的知识面太多,一口吃成胖子是不太现实的。你如果想报多门课程一起学,你最好把你的实际情况和他们客服说清楚,让他们帮你参考安排下符合你的课程,这样学习起来更合理些。

点掌财经最近好像很火,有哪些播放渠道啊?在哪里可以看节目啊?

直播视频对外渠道很多啊,点掌财经是覆盖最宽的财经直播:九大技术平台同步运营:数字电视、有限频道、IPTV、OTT、WEB、WAP、安卓、IOS、维新。2015年9月以“点掌财经”为主的智能电视盒子“阿牛财宝”正式对外发售。2015年11月17日点掌财经于百视通IPTV300频道正式上线,截至2015年12月3日点掌财经直播频道已于全国共计11个城市(地区)上线。

炒股票的名人有哪些?

股市女神、股市一哥 。他们的直播很不错,技术也很到位。

《父亲嘴里的鱼钩》 读后感

大学期间,薛松从来不吃鱼肉,这一直是我们的未解之谜。
我们问,嫌鱼腥?薛松摇了摇头。又问,嫌鱼有刺?薛松还是摇了摇头。
我们就对薛松做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。说鱼肉营养丰富,味道鲜美,外国好多人长寿就与他们多吃鱼肉多吃醋有关。尽管我们苦口婆心地教育,但薛松对色味俱佳的鱼肉还是视而不见。
弹指间流逝四年岁月。毕业聚会,我们流了太多太多难舍难分的眼泪,说了太多太多暖人肺腑的话。今日一别各西东,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相见,我们都毫无保留地敞开了心扉。
薛松颤着声告诉我们:上中学的时候,我像是匹桀骜不驯的野马,把父亲老师的话当成耳旁风,把学校当成想来就来、想走就走的商店。顶撞老师更是小菜一碟,打架骂人那是家常便饭。为了使我走正路,父亲饱含热泪恳求过,苦口婆心劝告过,声色俱厉恫吓过,义愤填膺打骂过,但这些都不起一丝一毫的作用。后来,我迷上了钓鱼。认为鱼塘边一坐,十多分就会有惊喜上岸,这要比学书本上那些枯燥无味的知识有趣的多了。学校后面就有一个鱼塘,我每天都扛着鱼竿去钓鱼,学校是一分钟也不想进了。
这天我刚走出大门,父亲就追上来拽着我扛的鱼竿不松手。我用力一拉,父亲倒在了地上。老人家哽咽着说:“薛松,我求你了,去学校读书吧。你不答应,我就跪在你面前不起来。”我高昂着头看着蓝蓝的白云天,丝毫不为所动。“别去钓了”,父亲气愤地说,“论岁数,爹比鱼大;论体重,爹比鱼重。你要钓就钓我吧。”父亲说着就把鱼钩挂在他的嘴唇上,鲜红的血流了出来。
父亲可怜巴巴地跪在地上,是那样的凄苦无助。他才五十多岁,脸上却是沟壑纵横,半白的头发零乱在头上,为了这个捉襟见肘的家,为了不思进取的我,父亲真是操碎了心。
醇浓的亲情使我的心不再坚硬如铁。泪水很快就蒙住了我的双眼,我也跪了下来,跪在父亲的面前。……
父亲笑了,尽管脸上热泪纵横。他忍痛拔掉嘴里的鱼钩,点点滴滴的鲜血砸在地上,也砸在我的心上。此后,我见了鱼肉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父亲嘴里的鱼钩,心中就会充满痛苦、不安和愧疚。
“你父亲太伟大了”,我拍着薛松的肩膀说:“参加工作后,你要好好地孝敬他老人家啊。”
薛松哭了,泪水狼藉满脸,哽咽道:“我是想好好地孝敬他老人家,可我到天堂里去孝敬吗?父亲坟前的柳树已经有胳膊粗了啊!”

问题
1.文章为何以“父亲嘴里的鱼钩”为题?能否改成“薛松不吃鱼”?
2.找出“点点滴滴的血砸在地上,也砸在我心里”一句中富有表现力的词语,并作简要赏析。
3.你觉得文章最后两段是否多余,为什么?
4.“我也跪了下来,跪在父亲面前”,此时,“我”会想些什么?
5.文中最后四段三次写到“泪水”,你认为分别是怎样的泪?
6.文章父亲的形象是否触动了你的心灵?请结合自己的亲身体验谈谈感悟。
谢谢啦!!
21、不能换,因以“父亲嘴里的鱼钩”为题,一方面易引起读者的阅读兴趣,另一方面写出了薛松转变的原因,也从中体现了父亲无限的爱子深情。“薛松不吃鱼”则没有这种表达效果。22、“砸”字富有表现力,既表现了鱼钩挂在父亲嘴里造成的伤害,又表明父亲的做法对薛松心灵的震撼。23、不多余,最后两段进一步写出了薛松不吃鱼的原因,也加深了他对父亲的愧疚之情,使人想到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,进而更加珍惜眼前所拥有的亲情。24、示例:为了这个捉襟见肘的家,为了不思进取的我,父亲真是操碎了心。我怎能如此不幸?我再这样下去,怎么对得起父亲的付出?
补充回答:
5第一次是薛松愧疚的泪、自责的泪、心疼的泪;第二次是父亲疼痛的泪,更多的则是因儿子回心转意而高兴的泪;第三次是薛松惭愧的泪、怀念的泪。
6,结合自身自己答哈